1. <rp id="o7b0q"></rp>
    <rp id="o7b0q"></rp>
    <rp id="o7b0q"></rp>
  2. <source id="o7b0q"></source>
  3. <rt id="o7b0q"></rt>
  4. <tt id="o7b0q"></tt>

      腳步丈量茫茫戈壁,實地印證文獻記錄,西北大學中亞考古隊隊長王建新——

      “中國考古一定要走出去”(治學)

      本報記者 張丹華

      2021年03月26日06: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中國考古一定要走出去”(治學)

      核心閱讀

      作為首位進入中亞開展考古研究的中國學者,西北大學中亞考古隊隊長王建新對“中國考古一定要走出去”有著獨到見解和堅持。他認為,只有把中國放在世界文化的大格局下看待,才能更清晰地認知中華文明的特質和優勢。他和團隊的努力,為絲綢之路考古做出了重要貢獻,為中亞考古增添了中國視角。

      從事考古工作近40年的王建新,是西北大學中亞考古隊隊長。從中國西安到中亞地區的廣袤大地上,王建新和他帶領的西北大學中亞考古隊取得了一系列首創性的重大考古發現,最終確認了《史記》《漢書》等文獻記載的古代月氏和康居的文化遺存,為絲綢之路考古做出了重要貢獻。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高度重視考古工作,努力建設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考古學,更好認識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文化自信提供堅強支撐!蓖踅ㄐ抡f,“今年是中國考古學誕生100周年。在這百年間,我們不斷學習、逐漸積累,中國特色的考古理論和方法也慢慢成熟。但中國考古走出去還不到20年,所以我們的工作才剛剛開始!

      “立足長安,面向西域;周秦漢唐,絲綢之路”

      談到為何與絲綢之路考古結緣,王建新對30年前的一場學術報告記憶猶新。當時,一位日本著名考古學家發問,游牧民族月氏在中國境內的考古文化遺存在哪里,滿座啞然。

      從那時起,王建新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在絲綢之路考古方面有所建樹。1995年,在西北大學太白校區一間不足20平方米的辦公室里,王建新和同事們一同定下西北大學考古學科宏偉的學術藍圖:“立足長安,面向西域;周秦漢唐,絲綢之路”。

      做足了充分的學術準備,1999年,一支由西北大學考古專業專家、教授和學生組成的考古隊,以“尋找古代月氏人”為中亞考古切入點,走進了茫茫戈壁,走進了2000多年前的歷史風煙里。

      10年間,考古隊數百次往返于陜西、甘肅、新疆。王建新等人在實踐中提出了“游牧文化聚落考古”理論,打破了學術界長久以來“游牧民族居無定所”的論斷。2007年,團隊在東天山地區發現了疑似大月氏王庭遺址的“東黑溝遺址群”,該成果入選當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

      然而,要想確認發現的是大月氏王庭遺址,并且得到國際學術界的公認,就必須走進中亞,沿著大月氏的西遷路線“走出去”找到遺存,以此兩相印證。

      “不再吃學術剩飯,才能發出中國好聲音”

      在1999年舉辦的中國考古學會年會上,王建新曾這樣闡述中國考古走出國門的重要性:“中國考古一定要走出去,只有把中國放在世界文化的大格局下來看待,才能更清晰地認知中華文明的特質和優勢!薄伴_展境外考古,掌握世界文明的一手資料,不再吃學術剩飯,才能發出中國好聲音!”

      “中國考古一定要走出去,那就由我開始吧!”王建新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2009年,他成為首位進入中亞開展考古研究的中國學者。

      王建新和考古隊從東天山地區出發,追蹤大月氏西遷路線,最終到達烏茲別克斯坦。

      塞外風光無限,野外考古卻不是想象中的“詩和遠方”。夏季干旱,是開展考古發掘的黃金時段。在大漠戈壁,考古隊員們通常是在忍受太陽暴曬、蚊蟲叮咬的同時,開探方、看剖面、清理文物。一天下來,汗漬和浮土常常讓衣服本來的顏色難辨。由于生活用水稀缺,一周洗一次澡,在考古隊稀松平常。

      常年野外工作,幕天席地是常態。他們住過廢棄的工廠、牧民的羊圈,甚至在深山戈壁就地宿營。沒水洗臉就用濕巾擦,吃不到熱飯也不怕,隊員們發明了“考古套餐”:標配是一個馕餅、一根香腸、一個西紅柿、一根黃瓜;高配版本,就是再用手鏟切個西瓜。

      考古隊員中流傳著“一張寫有‘男’字的女生床鋪”的故事:2005年,他們在天山調查,住在一座廢棄的廟宇,男生們都打地鋪。為了給隊里唯一的女生周劍虹找張床,他們就地取材,把還算囫圇的男廁所門板改造成周劍虹的專屬床鋪。如今,周劍虹已成為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的教師,這個專屬床鋪的故事,也在各級學生中流傳下去。

      “中亞考古要有東方視角,尤其是中國視角”

      生活上的困難可以一笑置之,但是考古隊員們卻有一個共同的擔憂:“國際考古團隊在這里探索了上百年,會不會已經‘無古可考’?”

      中亞是古代波斯、印度和中國等幾大文明的交匯地區,是文化交流的重要紐帶。古代部族的遷移、商旅貿易和貨品的轉運,以及不同區域勢力的消長,使這里成為國際考古的熱點。

      對此,王建新認為:“西方考古學者多站在以歐洲為中心的視角,關注古代波斯人、希臘人是怎么過去的。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有一些學術論斷也不一定正確!

      中國和中亞地區在文化上的緊密聯系不僅表現在物質遺存方面,還體現在思想文化上。王建新認為,中亞考古不能只有西方視角,“中亞考古要有東方視角,尤其是中國視角,我國在考古中有一大優勢,就是有連綿不斷的文獻!

      伴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2013年12月,西北大學與烏茲別克斯坦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簽署了關于“西天山西端區域古代游牧文化考古調查、發掘與研究”項目的合作協議,并成立了中烏聯合考古隊。與此同時,陜西省政府中亞考古研究專項經費立項。自此,西北大學中亞考古進入快車道。

      在烏茲別克斯坦西天山地區,國際學術界認為的“空白地帶”,王建新團隊有了新的重要發現。

      在境外考古工作中,考古隊逐步探索出了“大范圍系統區域調查與小規?茖W精準發掘相結合”的研究模式。利用這種模式,2015年,考古隊在撒馬爾罕西南的西天山北麓山前地帶找到了屬于康居文化遺存的撒扎干遺址,這個發現令人振奮不已,因為據《史記·大宛列傳》記載,張騫當年正是經康居抵達月氏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6年,考古隊在烏茲別克斯坦南部小城拜松發現了拉巴特墓地。王建新介紹,從墓葬形制、埋葬習俗來看,拉巴特墓地與中國新疆東天山地區公元前5世紀至公元前2世紀期間的古代游牧文化遺存面貌相似。這類游牧遺存在時間、空間和文化特征上,與中國古代文獻所記大月氏西遷巴克特里亞地區的歷史相合,應該是大月氏留下的考古學文化遺存。

      目前,西北大學考古學術團隊正在通過多學科的方法和技術手段,完善證據鏈條,力求使全新的研究結論獲得國際學術界的認可。

      《 人民日報 》( 2021年03月26日 第 11 版)

      (責編:谷妍、鄧楠)
      老司机福利-免费毛片a在线观看